晋江文旅集团由于沈文策的外债问题-南川新闻网
点击关闭

俱乐部球员-晋江文旅集团由于沈文策的外债问题

陈一冰回怼恶评

再到後來得到的消息顯示,由於沈文策的外債過多、俱樂部多項壞賬尾大不掉,身為國企的晉江文旅集團在收購一事上產生了困難。因為當時晉江文旅只接受全股收購,而拒絕贊助形式的注資。據了解,除了球員們超過900萬的拖欠工資,沈文策還拖欠本賽季以來球隊酒店住宿、差旅交通、賽場安保等費用超過130萬,這些有一部分是拖欠晉江市體育局的先前墊付,有一部分則是拖欠相關社會企業。

沈文策給予球員們的說辭顯然站不住腳。

下家難尋當時,由晉江市體育局、晉江市人民政府牽頭,已經為福建天信俱樂部找到了一個新的投資商即接手人。據筆者的獨家了解,這個投資方為福建省內國企:晉江文旅集團。

拖欠九百萬從2月的季前冬訓至10月的季末尾聲,整整9個月的漫長賽季,福建天信足球俱樂部的全體隊員至今僅收到3月份和5月份兩個月的工資。

如是局面,萬般無奈之下天信隊的球員在之後又一次帶着橫幅,向晉江市人民政府尋求了幫助,可是回復寥寥。

相關閱讀:福建天信球員再次討薪:我們又被俱樂部老闆騙了

事情正在一步一步墮入最壞的結局,21日,晉江市體育局和人民政府,成了這批如風中葦草一般飄蕩的球員們最後的依靠與希望。

到上個月中旬的聯賽收官,沈文策及中金在線已經累積拖欠天信球員、教練員和工作人員逾650萬的工資和250萬的獎金,共計超過900萬人民幣。

還了解到的是,在夏天中國足協要求遞交各俱樂部的中期工資確認表時,當時已經欠薪3個月的沈文策,就採取了「對外賣乖、對內鬨騙」的策略,一方面向中國足協大打苦情牌、悲憫自憐地「交代情況」希望得到寬大處理,另一方面又指使領隊等管理人員,向球員們畫餅承諾「下半年一定解決工資」……

(10月初,晉江市體育局給予晉江市政府批示文旅集團「拯救」天信俱樂部的致函文件)

相關閱讀:無路可走!福建天信全隊發表請 願 書,盼足協幫助討回薪水

然而根據筆者對工商信息的查詢,福建天信足球俱樂部的股權佔比,沈文策佔70%,福建北辰星佔10%,上海動星佔20%  ——而這個「福建北辰星」實質是天信俱樂部高管胡某的公司,相當於沈文策集團佔比80%,所以其實就是這個「上海動星」的問題。可是再進一步查詢發現,這個「上海動星」的法人代表,竟然就是福建北辰星,其大股東就是胡某……

(福建天信在中期遞交給中國足協的「求情書」)

結語根據獨家了解,晉江文旅集團由於沈文策的外債問題,已經很難對接手俱樂部展開動作。而晉江市方面又因為不願意放掉這家福建唯一的球隊、此前拒絕了廈門方面的資本,這造成了天信俱樂部在省內的異地轉讓也失去了可能性。

根據筆者的了解,市政府當時正在磋商沈文策和晉江文旅集團之間的股權收購。可是在具體的股份稀釋問題上,對球員們避之不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沈文策告知大家:「俱樂部的小股東『找不到了』,所以要找到他們簽字才能被收購,大家先別急……」

10月13日,晉江市副市長王海飛和福建省足協秘書長原尊輝,一同來到了晉江足球公園球場內督戰,並就欠薪問題向俱樂部控制人沈文策了解了相關情況。

(編輯:姚凡)

那一場收官之戰,由於鬧出的「拉 橫 幅 討 薪風波」,比賽也受到了晉江市方面的高度重視。

如果拖到2020賽季初、很多球員等待結果時,突然宣判福建天信強制解散,那麼隊內的大部分球員將很難在短時間內臨時找到下家,這就將面臨半年無球可踢的境地。職業運動員的體育壽命極為短暫,這樣的打擊所造成的損失,屆時如果發生,又由誰來承擔呢?

11月19日訊 近日來福建天信俱樂部欠薪事件引起了廣大球迷的關注,今日,博主「歐洲金靴」在微博披露了福建天信欠薪的內幕以及細節,他在微博撰文寫道:

日前,已經無路可退的天信球員們已經決定,于本月21日返回隊內,向俱樂部控制人沈文策和晉江市乃至福建省相關部門尋求最後的幫助,為自己合法合理的勞動報酬討要一個明確的解答。

從4月份開始,福建天信足球俱樂部投資人沈文策,及其所持中金在線對天信俱樂部的注資就出了問題,致使球隊的正常運轉陷入了嚴重困境。

根據消息反饋,沈文策的中金在線的經營目前出現了極大的困難,其公司賬戶據悉已經被凍結,這也給文旅集團的入主造成了客觀困難,也是使球員們的生活問題得不到解決的禍因。僅今年以來,沈文策的中金在線就因為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等違法違規問題,被起訴多次、數次被常州武進區人民法院、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地方法庭,列為被執行人。

今日关键词:富兰克林四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