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父母孩子-很多孩子的学费都是老人直接或间接出的

驴友私穿贡嘎去世

「這種事情不少見。在幼兒園門口等着接孩子的時候,你就看吧,在老人這堆兒,抱怨現在的學費高,兒女不領情是老頭兒、老太太們最願意扎堆兒聊的。很多孩子的學費都是老人直接或間接出的,我們家的情況算好的,老家有房出租,負擔不是很重。很多老人家裡沒房出租的,退休金幾乎都貼補給孫子的學費了,自己省吃儉用的不說,養老錢都沒留。但就這樣,也不落好兒。」

鍾大爺介紹,自從有了孫子,他們老兩口就沒有出去旅遊過。「我也知道,趁現在還走得動,出去走走,既鍛煉身體,也陶冶情操,挺好。可這不得花錢嘛!」

「十幾年前那時候,我還在老家返聘上班,我們老兩口不能過來幫忙帶小孩,就請孩子的姥姥、姥爺過來照顧,我們就尋思着,孫子是我們老金家的,生活上幫不上,就在經濟上支援一些吧。」

老金算了算,從孫子出生到現在,他們老兩口一半的退休金都支援給孫子了,更讓他覺得壓力大增的是,孫子的學費還有逐年增多的趨勢。一想到這些,老金就覺得頭疼,他說,他和老伴商量了,打算找個機會,和兒子、兒媳攤牌,孫子不管去哪兒上學,他們一年頂多給5萬,再多就沒有了。

同時,她還提醒老年人,要為自己的晚年生活進行合理規劃,在幫助子女前做好預算,留出合理的生活費、醫療費、應急資金等必要的費用后,在保證不降低自己生活質量的前提下量力而行,切不可傾其所有,代替子女承擔全部的義務和責任。

鍾大爺說:「覺得心裏不平衡的是,老傢伙這麼任勞任怨、出錢出力的,兒女不感恩不說,還不知足,覺得老人出錢理所當然,是老人應盡的義務,有的年輕人直接說,孫子、孫女就是給老人生的,老人應該養。」

不過,事實上,「老人幫兒女」這個問題不是通過立法就能迎刃而解的,這裏面蘊藏着很深的傳統道德觀念和家庭倫理,有習俗觀念和感情的色彩在,就不好用『硬』的條文來解決。

於是他就自己給自己開解,電視上的紀錄片做得真好,有山有水的,看什麼有什麼,沒必要花那份錢。「現在我就喜歡看《航拍中國》這類片子,就當跟着去旅遊了。」

不影響生活是底線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面對一邊付出,一邊被嫌棄,很多老人更多地選擇忍氣吞聲,不會輕易和兒女翻臉。

「剛開始上幼兒園的時候,孩子一個月1500元,給2000元足夠了。上小學學費沒多少,報課外班貴,一年也要3萬多。今年,孩子馬上初三了,他媽媽說,上課外班大班不行了,要給孩子報一對一,一次課兩小時就600元,一周語、數、英三科,打完折一個月還7000多元呢,這還不算籃球、圍棋興趣班的錢。雖說,我們現在退休金也漲了,但不能都給孩子花呀。再說,我們現在歲數大了,看病的錢在增加,我們也要給自己多備點兒養老錢呀。」

但即使這樣,也沒得到兒女的感謝。「我兒媳婦時常貌似不經意地說,某某的爺爺、奶奶給孫子買了一架鋼琴,花了幾萬;某某的爺爺、奶奶暑假贊助孫子參加國際夏令營,花了多少錢……我老伴聽了就生悶氣,私下裡和我說,這話不就說給咱們聽的嘛?嫌咱們給的少唄。我還要開導她,兒媳婦年輕不懂事兒,別和她一般見識。」

最怕兒女不領情「自從有了孫子,我們就從哈爾濱搬到北京和兒子一起住了,一方面幫他們帶孩子,一方面老家的房子可以出租出去,給孫子交學費。」 鍾大爺和老伴也是全奉獻型的父母,老伴管做飯,他管採買和接送孫子,另外,還要負責孫子的學費。

「現在,幼兒園的學費不便宜,一個月3500元,我們老家的房子月租金只有3000元,我們老兩口每月還要給添500元。」鍾大爺對這個費用,還能接受,但讓他接受不了的是兒子、兒媳的態度。

「給孫輩交學費,實際上是子女的一種變相『啃老』,現在這種現象越來越多,很多地方甚至將老人有權拒絕『啃老』上升到立法的高度。」

對此,北京市君永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徐穎說:「按照我國《婚姻法》的規定:父母是子女的第一責任人,祖父母、外祖父母對孫子女、外孫子女的撫養不是絕對的,而是附有條件的,比如在父母已經死亡或父母無力撫養的情況下。然而現實生活中子女無法承擔教育成本而出現的依靠父輩的現象隨處可見,家庭成員之間互相扶助、共渡難關本是我們提倡的美德,但有部分成年子女過度向父母索取嚴重影響了父輩的晚年生活。」

對於這種現象,徐穎律師建議,老人首先要改變觀念。首先要認識到,父輩給予晚輩的資助在法律上屬於贈與。另外, 父母體諒子女生活壓力大,樂於在物質上幫助子女是好事,但也要明白撫育下一代是子女的義務,子女應當承擔起家庭和社會的責任。

幾天前,老金夫婦領了工資並沒有像往常那樣買定額理財產品,而是取出現金,準備9月份開學時給孫子交學費。

老金籌劃得挺好,但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給孫子交學費這事兒是一場逐漸加速的馬拉松。

據了解,目前,很多老人和老金夫婦一樣,儘管兒女已經長大成人,但他們對兒女還是能幫就幫,不惜餘力,不管是出錢還是出力,唯恐做得不夠。可漸漸的,不少老人也發現,支援兒女,本來是幫忙的事兒,怎麼不知不覺就成了義務,成了理所應當的事兒。

於是,老金和老伴合計,他們就這麼一個兒子,百年之後,財產都是他的。與其現在自己存着,不如在他需要時,細水長流地貼補他。

一半退休金給孫子老金夫婦都是大學畢業,自認為還是比較理性的知識分子,但現在回想起當初答應兒子、兒媳為孫子交學費這事兒,還是不太理性,有些欠考慮。

老人到底應不應該幫襯兒女?應該怎麼幫襯?成了不少老年人面臨的一項「必修課」。

那時,老金算了一筆賬,自己培養兒子,學費加吃喝拉撒等等,滿打滿算也沒花20萬元。現在孩子嬌貴了,但光學費的話,到大學畢業,四五十萬元也夠了,憑他們夫妻倆的積蓄、每月6000多元的退休金,以及他現在返聘的工資,壓力應該也不大。

「當時,明說幫襯兒子吧,怕兒子面子上過不去,還找了個說辭,以孫子的名義給。就說孫子是我們老金家的後代,他們出力,我們出錢,以後,孩子的學費,我們老兩口都包了……」

今日关键词:中国各地GDP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