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日产联盟-三菱公司在汽车市场上有着不小的份额

上海堡垒导演道歉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如任何繼續保持這一增長勢頭,並且在現如今變幻莫測的市場上繼續發展,這是所有汽車公司都面臨著的問題。目前三菱的姊妹公司日產(Nissan)最近宣布,將在未來三年削減多達10%的產品陣容和數千個工作崗位,雖然目前三菱目前沒有發佈相關的信息,但是這是必須要面臨的問題。

雖然日產和雷諾都不屬於戈恩直接領導,但是他對於這兩家公司的幫助是無法否認的,在他的帶領下,兩家公司都扭虧為盈。失去了戈恩的存在,三家公司能否保持這一聯盟,誰可以繼承這一位置並作出戈恩的那些殘忍的決定,殘酷冷靜的帶領着公司繼續發展。

當然你無法否定的是三菱公司的車型中存在一些有趣的車型,如Montero或是藍瑟翼豪陸神之類的車型也在市場上有着不少的受眾,而依靠着日產/雷諾的聯盟,三菱公司的汽車暫時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如果它還想要進一步發展,那麼就離不開創新這一個話題,它必須把重點放在與引人注目的技術有區別的車型和質量上,也許接下里推出一個高質量的小產品線會是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

三菱的市場內設計值得稱讚,它們大都極具現代風格,不過因為黑色塑料材料的大量使用,這使得在一些車型上顯得和其價格不符,而這一問題幾乎出現在了大部分的三菱車型上。

三菱公司在汽車市場上有着不小的份額,而且在18年創下銷售記錄的它比起那些在市場變動中需要裁員止損的公司好了不少,但是潛藏在其內部的問題卻是一個未曾引燃的炸彈,一旦爆發將會對其造成巨大的損傷,面臨著內憂外患的它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只有等待着市場來給出答案。

三菱的另一個問題是在三菱車型中設計和部件的大量共享,以至於一輛十幾萬的三菱車和幾十萬的三菱車看起來差別不大,也許你只能通過車內的一些小部件和按鈕開關來知道你那多花的錢是在什麼地方。

三菱是一個著名的品牌,它製造了一些世界上最傳奇的汽車,而且在最近的市場上也有着不錯的成績,在2018年的汽車銷量破紀錄之後,它成為了亞洲地區汽車品牌銷售增長最快的品牌。但是在這風光的外表下,它卻面臨著內憂外患。

而在卡洛斯·戈恩嘗試在三菱集團複製他在日產和雷諾公司的成功的時候,因為法律和財政問題而倒下了,而在他之後誰可以抗下這個大旗,領導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汽車製造商聯盟成為了最嚴重的問題。

硬件問題三菱的確有着不少的優秀車型,但是三菱公司在內部出現了一些問題,雖然他們能夠製造出屬於三菱的車型,但是卻需要來自於日產的幫助。三菱日產/英菲尼迪共享了部分公司結構,但是姊妹公司的工程師有着自家的各種研發任務要完成,所以三菱公司在某些硬件上一直有着問題,比如三菱公司一直使用的CVT技術,在十多年裡給消費者帶來的無法忍受的駕駛體驗。

臨陣換帥提起日產、雷諾、三菱汽車聯盟的前領導者卡洛斯·戈恩(CarlosGhosn),作為唯一一個在兩家大型汽車公司同時擔任領導者的他,在過去多年的生涯中證明了他優秀的能力,它把日產從連續七年虧損面臨破產轉換為盈利,他促進了日產、雷諾、三菱汽車聯盟的成立和發展,但是這樣一位有效率的領導人卻在今年遭到了日產和三菱的背叛,被逐出了聯盟的領導階層。

三菱的問題在於整個車系中幾乎沒有什麼存在很強競爭力的車型,除了極少的車型之外三菱幾乎不再任何方面存在競爭力,三菱公司唯一拿手的市場在於汽車和越野車市場的中間部分,而這一部分幾乎沒有太多的汽車製造商會去在意。

定價與創新如果你要尋找一個汽車品牌重生的案例,你不需要去看較遠的日產公司的案例,現代和起亞在這一領域有着很大的發言權,多年以來韓國的汽車品牌一直在汽車市場上浮浮沉沉掙扎着求生,它們飽受着質量差,設計乏味這些問題的困擾,即便是高達10年、10萬英里(16萬公里)的保修也無法挽回消費者對它的信心。但是在公司的不斷努力堅持之下,它實現了扭虧為盈,重新在市場上獲得了消費者們的信任。

今日关键词:柳岩称暧昧不道德